402cc永利手机版-永利国际402娱乐官网
做最好的网站

798依旧今世画廊的首荐吗

2019-10-25 00:41栏目:收藏拍卖
TAG:

图片 1

图片 2

如今的798艺术区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先锋实验艺术云集,充满了探索创新气氛的前卫艺术聚集区,充斥其中的是随处可见的饭馆、艺术衍生品商店、服装店、咖啡馆,而北京朝阳区政府的文化创意产业规划以及798物业管理公司追求利润的行为更是加剧了798向文化商业区转化的速度,那798是否还是画廊的首选,798是否还需要资深当代艺术画廊来提升它的内涵?现在的798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地标。

王新友坦言收藏当代艺术是发自内心真诚的热爱。收藏并不是我的目标,我只是想通过收藏与推广带动中国青年艺术家的发展,让更多更好的当代艺术枝繁叶茂。王新友的说话声音不大,幽默、认真,没有常见的收藏家的张扬和锋芒毕露。

记者:对于很多画廊来说,北京可能不是首选的入驻地了,有些可能会去香港再开画廊,也有可能会去上海,像北京、上海、香港或者其他某些地方您觉得哪些更适合画廊入驻?

05年与年轻艺术家接触,他们对当下社会的表现和反映的能力,画面的感染力,深深地打动了我,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毅然决然地转向了收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中。

萧富元:其实香港,包括上海都不是最好的,从我的角度来讲不是最好开画廊的场所。我觉得北京还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只是北京的798不是最好的选择。这是我现在在考虑的问题。因为798已经失去了它原来的一个功能,而且当地要把它做调整的时候,这些人不一定会到798了。因为以前是外国人来,他有一个目标,我来的就是798嘛。但是现在因为都是当地人购买,比如说都是北京人,北京人要买东西,我不一定到798,我可能选择在更方便的一个地方。

收藏从十几岁开始

实不相瞒,我从去年就开始有这样的想法,因为798的房租越来越贵。它的功能越来越衰退,讲得不客气些,我们画廊就是帮798在撑这个场面。那798也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资源。

谈起与艺术品的渊源,王新友说自己从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对画画感兴趣,但父亲好像没有太关注自己。我哥哥比我大很多,记得嫂子生孩的时候,母亲给了我五毛钱,那时候家里都忙着照顾新生儿和产妇,没时间管我,我就莫名其妙的拿着这5毛钱去书店买了一本《黄胄新疆速写集》,然后就描红一样学画画。王新友的父亲酷爱中国书画,发现儿子也喜欢画画,就经常带着少年王新友去拜访李可染、黄胄、何海霞等等艺术大家。就这样跟着父亲到南京、上海、沈阳等全国各地寻找喜爱的书画艺术品。说到这些我惊叹道:原来您是富二代啊,王新友哈哈大笑说:我现在可都四十多了,哪有这么老的富二代啊!他说其实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每个家庭都没有钱,但是王家有很多祖上传下来的金戒指、金条、金簪子等等金宝贝,王新友的父亲就用这些值钱的东西去换自己喜欢的书画艺术品。于是,多年来艺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王新友。

房方:其实在哪儿都能开画廊,大家很崇敬的常青画廊,在意大利并不是开在中心城市,因为画廊这种机构本来就不是一个特别公共性的机构,它是服务于少数人、少数艺术家的机构。所以其实在哪儿开都有可能获得成功。

直到后来我从初中、高中、大学一直都是对书画这块有研究,喜欢读这方面的书、画册、杂志,研究艺术家作品。但王新友并没有选择去专业的艺术学校学习美术,一直是自学。大学也选择了那个年代很火热的经济专业。大学毕业后优等生王新友理所应当地去了国家机关工作,后来赶上了互联网浪潮,下海去做计算机软件开发。这期间他都在持续地购藏艺术品。回忆起自己购藏的第一幅作品是去艺术家周思聪家里用几百元买的一幅作品,这件作品现在还挂在王新友家中,只是时过境迁,这幅作品已经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了。

我觉得再没钱的人也可以进入画廊,钱不是经营画廊的一个必要因素。就像做艺术家,也不一定非得有很多钱,对吧?你可以找到很多办法做一个便宜的画廊,但你依然可以做画廊。所以如果真的是热爱画廊这件事的话,不是非得有好多钱才能做。

让王新友记忆犹新的是2003年非典,那时因为非典的原因春拍取消,秋季我就去中贸圣佳的拍卖会,突然间就井喷了,原来三、四万元的艺术品变成了十几万到二十几万。但当时我还是拍了颜文梁、陈逸飞等艺术家的作品。真正让王新友接触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是在2005年,那年我在华晨拍卖认识了李峰,当时他是华晨拍卖的油画部主管,现在是民生美术馆的副馆长。当时他给我讲了很多当代艺术的知识,也带着我去走访了很多年轻艺术家的工作室。与这些年轻艺术家接触,他们对当下社会的表现和反映的能力,画面的感染力,深深地打动了我,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毅然决然地转向了收藏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中。2004至2006年王新友大量的购藏,那时他用几千上万价格就能购买宋琨、仇晓飞等人的作品。其中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故事,这件事改变了王新友的事业。去年轻艺术家的工作室,他们通常会问我,是画廊还是个人?我听得出来这里是有价格差距的,当时我就说了一个小谎,说自己是画廊,后来买的多了,自己兴趣更浓了,为了圆谎,开了画廊。

我再换一个不算直接回答的回答,为什么我们需要学习,我们真的知道画廊怎么赚钱吗?你真知道画廊怎么赚钱吗?我不知道谁真的能搞清楚一个画廊怎么去赚钱。我觉得这些关了门的画廊,他们在开的时候想就没想好该怎么赚钱,而且他们开的过程当中是否意识到他们刚开始想的是不是有错,而且是否适时做出了一些合理的调整,我觉得看似这个事挺简单的,但是不同画廊都有他们赚钱的门道,而且他们有不同的方式。那一个画廊应该怎么去赚钱?当然这不是一个标准答案,每个画廊有他们自己赚钱的方式。那究竟你所经营的那家画廊,你该怎么去赚钱?因为你所针对的市场不一样,你针对的艺术家不一样,你针对的客户群不一样,你该怎么赚钱?这都是一个听起来很基本的问题,但是又很难回答,没有标准答案。有好多人是出于对画廊该怎么赚钱的非常盲目的想象就开始做了。包括我在内,对于画廊怎么赚钱,我现在也不能给一个特别有说服力的答案,我需要很长时间去认识这件事。

关注年轻艺术家

李兰芳:798的吸引力并没有减弱,虽然有画廊在撤出,但同时也有很多新的画廊在进入,能留下来的画廊都是实力雄厚的佼佼者。虽然798存在一些过度商业化的问题,但撤出的画廊也有不为人知的问题,不能因为个别画廊的撤出而否定798整体环境的价值。虽然目前798确实非常杂乱,但是除了798外,并没有特别理想的地域,艺凯旋去年在华贸做过尝试,效果并不理想,华贸的人群对艺术并不特别感兴趣。作为文化产业园区,国家对798有一些扶植政策,对很多画廊来说仍然是理想选择。798的房租曾经一度比CBD的写字楼还要贵,高居不下的房租也使一些实力不济的画廊被迫搬走,造成798画廊的频繁更替。但是,总要经历一个淘汰的过程,才能筛选出真正好的画廊,而且有实力的画廊不会因为房租问题而搬来搬去。

2006年王新友在北京索家村成立了第一家画廊:偏锋艺术中心,美其名曰的不只是画廊位置偏,代理的艺术家也偏,画廊展出的几乎都是从未露面的艺术家的作品。最初开画廊的时候王新友还没有全身心地投入,大部分时间在其它的生意上。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很多画廊无法正常经营,甚至倒闭,那时候王新友判断机会来了,他把自己其它生意全部停掉,专职经营画廊。王新友说从筹办画廊的那一天他就带着仗剑走偏锋般的特立独行的傲气行走于艺术圈。正如他所说在当代艺术圈,王新友最初是个外行,但是凭着他的认真和谦虚几乎靠一己之力将偏锋一步步带到今天。从刚开始画廊定位的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下目标,要多看展览,多看艺术家,从某一类中选定某个人,偏锋记录的是一代人而不是一类人,就像现在画廊中有抽象、表现、写实、雕塑等等各种形态的作品。

记者:美国的SOHO区经历了艺术家租赁、拆迁、艺术家保护、商业、租金飚高、艺术家出走、蜕变的历程,现在的SOHO区如何?798是否也会步这个后尘?798与美国SOHO地区有哪些相似处和差异?

在王新友看来,很多年轻艺术家在北京漂着,他们没有什么可以依靠的,但有了像偏锋这样关注年轻艺术家的画廊,给他们办展览,然后有人喜欢他们的作品,最后被收藏,这些都坚定了年轻艺术家创作的信心。

李兰芳:二者早期的相似处更多一些,后来SOHO变成了文化商业区,虽然也有一些画廊,但有不少商场。798的生存环境不同于美国SOHO,以服装商店为例,除非是自己原创的、民族风格的服装商店会来798,而SOHO地区有很多名牌服装店,这种本质和结构决定二者的面貌不同。

如何能与年轻艺术家建立长久的关系?王新友的秘诀是换位思考。我所代理的艺术家,我要对他们负什么样的责任,需要什么样的成长空间,把这些事考虑清楚。中国当代艺术已经走过三十年,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愤怒、呐喊、记录。唐宋元明清到民国一路走来的服装史都是千变万化的,但为什么到当代艺术就不变了?王新友怀着开放的心态,接受当代艺术。他不是力推某一类,而是真实地反映当下年轻人的真实状态,看好的艺术家如果有持续创作的能力他就支持他们。令我感到敬佩的是,他每年都关注美院的学生,但从来不会和刚毕业的学生签下合同,他认为艺术家除了创作,还有对人生的感悟。这恐怕也是为什么很多年轻艺术家愿意选择偏锋,并和它一路走下去。

798的魅力在于品牌

目前偏锋合作的艺术家有二十个。我指年轻艺术家,不只是指他们的年纪,主要是看他们作品的面貌、市场认知度,有些艺术家已经五六十岁了,作品很好,但因为个人能力推广得不好,比如说梁全,画抽象水墨的,在80年代末期英国大都会博物馆就收藏了他的作品,他为人太低调,我们有责任推广他。并且偏锋代理的艺术家绝大多数都是在和画廊签约之前,他们是没有任何展览纪录的。最近几天的秋拍,王新友说一轮轮的轰炸让大部分藏家感到了疲惫,但这个时候恰恰是买进的时候,这几天他拍了仇晓飞、宋琨、尹朝阳的作品,在王新友看来,好的艺术家不可能只在一个画廊里。只要遇到喜欢的作品,他就购买下来并收藏。

近几年,798开始出现一些水墨画廊,比如太和艺术空间、景峰画廊,也有些经营当代艺术的画廊也开始兼顾水墨,尤其是中低价位青年艺术家作品卖得比较好。艺凯旋的总经理李兰芳分析,这种现象是因为有新的藏家群体出现,藏家在短的时间内可能并没有太熟悉收藏的过程,积累经验就是从简单的作品入手,艺凯旋有一个青年艺术家培养计划,培养新的艺术家和藏家,自2011年以来一直在推广青年艺术家,做过一些青年艺术家的联展,其中有些就是关于当代水墨的。作为当代艺术聚集区的798,水墨的入侵、渗透到底在图什么?又会给798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藏与售的矛盾

贾廷峰:798在艺术风格上在悄悄地转换,我来的时候没有水墨画廊,原来人家认为我来错了地方,这里是雕塑、装置、油画的天下,水墨跑这儿来做什么?我就跟他们理解不一样,从某种角度来说,当代水墨才真正属于中国当代艺术,别的艺术跟西方的艺术在同一个平台上的对话条件不够。现在很多人在收藏水墨,这个局面已经打开了。原来没人做水墨,就我一家,现在很多人在做,这不能说明问题吗?我们还是有先见之明的,这一点我很得意。给李津做展览的时候,我建议别人买,人家不买,不听我的,我就自己全买下来了,当时1万一尺,人家说你小子疯了,现在李津作品1万一尺谁也买不到了,价格翻两倍了。

王新友说来偏锋购藏艺术品的每一个藏家,他都会和他们聊,会给他们建议,对艺术品一无所知的人,他坚持不售卖,如果想做一个有生命力的画廊,那么对艺术家的每一步都是要负责的。我会以藏家的心态来对待作品,我代理的作品,首先想的是,我会不会购买?所以偏锋体现的是我对美学的追求,好的艺术家很多,要找到适合自己的。而好的藏家要在不同的画廊和拍卖上购买作品。

但是当时做的时候,没有人赞成我的眼光,事后中国美术馆搞展览了,国家画院搞展览了,终于大家都说,你做对了,没有人真正去关注艺术,这是最糟糕的。张大千7000万了,大家都买张大千,我从不这样干。艺术品有时候恰恰要相反。千万不要盲目跟风,盲目跟风会要你的命。这方面我感觉到还是有心得跟大家分享,就是坚持做你自己的,不要左右彷徨,怀疑自己。很多人在做水墨,多好啊,这个局面已经完全打开了,不像过去我一个人孤军奋战,现在很多人都起来了。

谈到画廊的经营状况,王新友并不像其他画廊老板,对经营状况遮遮掩掩。一直不错,一方面偏锋有些固定的藏家,每次我们办展览每个人都会买一两张作品,还有一些画廊的老板也会捧场买一些;另外画廊自己也要留一些作品,所以每次展览结束后留下的可出售的作品不多。其实很多藏家都主动要求画廊涨价,认为画廊卖得太便宜了。其实偏锋有自己固定的涨价幅度,每年为艺术家的作品提价20%。

记者:798是当代艺术聚集区,而你们画廊经营的是水墨,为什么选择798?在798做水墨有没有感觉阻碍?

开画廊难,在中国开画廊更难,在中国开经营年轻艺术家的画廊难上加难,但是偏锋抓住了国内艺术市场发展的契机。一方面,中国当代艺术市场高价频出,让大家接受了当代艺术是可以收藏并且具有增值潜力的艺术品;另一方面,成名艺术家作品已经达到令多数人难以企及的高价位,给后进入者很小的空间,这使得很多人寻求更为便宜的、更有未来性的年轻艺术家;再者目前的学术界非常重视中国年轻一代艺术家的成长,甚至拍卖公司都跟进推出年轻艺术家的专场拍卖,这使一部分相对成熟的买家开始从画廊购买作品,无形中促进了画廊的销售。说到这里,王新友得意地说:中国艺术市场上那些叱咤风云的藏家会在我们画廊购藏作品,如何炬星、王薇等,当然更多的是其它行业的新贵。

贾廷峰:798品牌的力量。品牌太有价值了。你在国外提别的,人家不买账的,你提798,搞艺术的都知道。没出国之前还不知道,现在感受比较强烈,798名气太大了,我们自己还不知道。没两下子的画廊是留不下来的,画廊的专业性越来越强,抗击打能力越来越强,要不然就被淘汰了,很残酷的,这是块儿没有硝烟的战场。这是做当代艺术最好的地方。之前有一些美协的艺术家到这边来展览,798也欢迎他们,798是向所有艺术家敞开的,但是他们自身要实现当代性转换,如果连什么叫当代性都不知道,还在搞老一套,那就没什么意思,跟这个时代没有关系,798当然不推出了,来了也丢人。

除此之外王新友透露了明年偏锋将举办的大型实验水墨联展,皮道坚曾在十几年前策划过这样的展览,明年是水墨艺术三十年,尽管当代的水墨在发展中遇到了瓶颈,但他势必向前走,哪怕这代人做了牺牲,也要为下代人成长提供足够的条件和环境。毕竟现在还有那么多人在从事实验水墨的创作,我们要鼓励和支持。水墨艺术一定会发展起来,未来也会成为市场上的重要板块,我愿意做超前的事。

徐航:阻碍肯定会有,来798的人群喜欢的肯定都是那些新鲜的当代艺术,对水墨没有太多耐心去看,也看不懂。有些人认为这个东西是土的,是过时的,但是我们恰恰要在798这样的一个时尚中心来展示它,让人们有机会接触水墨艺术。艺术北京的时候我们展的都是袁运生的画,那几个艺术家都是蛮好的,也都是大师级的,难道不如那些小孩儿画得好?之所以没有当代艺术热闹,只是因为欣赏者没达到那个层次,多人云亦云,没有自己的判断力。所以说搞水墨可以借鉴当代艺术的推广营销模式。

品位与闲话

798越热闹越好?

谈到品味生活,王新友说,偏锋即将在798艺术区隔壁的电机厂中开设一家私人会所,专供朋友活动之用。目前已经租下了一处两层的厂房,带院落大概700平米,他还邀请了中央美院建筑系的韩文强老师负责对空间进行改造。喜欢收藏红酒的他,还在会所里专门设置了的红酒窖,从波尔多等地区的酒庄购买很多年份红酒,款待身边的艺术家和朋友。王新友真诚地坦言,自己在艺术圈这几年,获得了丰厚的经济利益,每次展览都会有很多朋友购藏偏锋的作品,设置这个会所就是为了回馈这些朋友。

很多人对于798的不满在于其日益浓重的商业味和旅游景点式的噪杂,逛798的不是来看画买画的,或好奇或体验时尚趣味,不符合画廊的经营和定位,为了让旅游者却步,甚至有些画廊采取门票制。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样的人气正是画廊所需要的。

虽然年过四十,王新友身材矫健、一股型男的范儿,感受不到丝毫的张扬。平时闲暇时王新友喜欢小说和话剧,当下文青喜欢的孟京辉的《柔软》、韩寒的《我想与这个世界谈谈》都是他最近看的。我自己推广的是年轻的艺术家,我要知道年轻人在想什么。

记者:798现在变得越来越商业化、时尚化,变成旅游区性质的这种地方,对于你们的画廊来说是相得益彰的,还是一种阻碍?

在诱惑纵横的艺术圈,王新友坚持只经营利润偏低的年轻艺术家作品,拒绝那些能来快钱的大腕儿们的作品,努力和坚持使他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让偏锋在艺术界赢得了满堂彩。就在采访当天,王新友告诉我,他刚刚接到威尼斯双年展的邀请,这个突如其来的橄榄枝让他倍感兴奋和压力。当很多人为偏锋的成功感到惊奇时,王新友却一脸的平静,面对不断涌现的赞誉,他仍然只是微笑。

徐航:没有什么阻碍吧,如果没有人的话,还做什么生意?798越热闹越好,越热闹才能吸引更多的人来,这个地方假如不热闹的话,那些白领或者是那些附庸风雅的人也不会来这里逛。中产阶级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群,消费价格在1万到2万块钱之间。这个价格大家容易接受。我接触的一些白领看不懂水墨,因为他们接受的是偏西化的教育,在年轻的时候喜欢一些新的东西,或者是国外的东西,到一定年龄,会越来越沉稳,可能就会对书法、水墨这些中国本土的艺术越来越感兴趣,也许也会有购买需求。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有人帮他们掌眼,画廊就可以扮演这样的角色,从学术和市场潜力上帮客户把握,使其购买的作品有一定的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

编辑:李洪雷

记者:现在有些画廊撤出798了。

徐航:因为房租高嘛。以前多便宜,几万块钱可以租一个很大的空间,现在需要几十万、几百万,所以能留下的都是有实力的画廊,两年不开张都不会饿死的,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其背后往往有地产、金融等雄厚的财力支持,画廊只是人家玩儿的地方,或者是朋友的聚会之所。这样798的元素就越来越丰富了。佩斯不都没关吗,尤伦斯说撤,不到现在也没撤吗。大家还是看好这个地方的,还是有越来越多的画廊想进入。虽然已经有品牌影响力的画廊可以搬到附近去,但其实大部分画廊还是愿意扎堆儿的,因为大家都是干这行的,有良好的氛围,有更多交流、合作的机会,大家有更多机会见见面,或者聊聊天,在这里可以办公,可以展示,可以做活动,可以做party。

记者:来798以后,你们画廊的销售状况如何?

徐航:销售状况不好。景峰画廊定位是展示、挖掘跟交流,不是以销售为主。功能在于推广展示和挖掘有潜力的艺术家,虽然最终的目的还是经营,但是不能把这个地方当成唯一的销售场所,因为我们是一个集团,798画廊不是唯一。我们收了好多东西,作品可以增值,只不过是这个阶段还没有去销售,处于储备阶段。如果今天买,明天卖,赚不了多少钱。刘益谦买的那些东西,哪天想卖的时候卖几张,他的投入就可以全赚回来了。画廊有一整套长远的计划,这就是集团化,小画廊没这个实力,总在考虑能不能卖掉作品,艺博会花了50万,什么时候能挣回来?那这样考虑考虑就不做了。而资金雄厚的画廊投入大就挣得更多。

798建保税区的作用不大

798被定位于文化创意产业区,而且前一段时间政府部门也筹划过要在798建立艺术品保税区,然而保税区能否发挥作用,给众画廊带来税收上的优惠,很多人持怀疑态度。

萧富元:我觉得这个保税区没有用。有什么用?如果他要卖给中国人,那还是要缴税,而且保税这个东西就把艺术品当作投资的工具了。现在为什么中国的艺术品会跌得那么惨?因为中国有太多人把艺术品当作工具,而不是把它当作消费品,尤其是大陆这边。所以艺术品市场不是靠这个保税来撑的,这个方向是不对的。

做文化创意产业,需要懂文化才有意思,不能喊口号,大家都在做文化创意产业,什么叫文化创意产业?为什么要做文化创意产业?文化创意产业最终的消费者是谁?它能不能转嫁成最终的消费?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情。

房方:保税区跟我自己没太大关系,至于跟整个行业有多大关系,我也说不清,没那么有代表性。我觉得当代艺术如果想保持一定的独立性或自由度的话,它也应该考虑和政府扶持这件事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不知道一个被政府玩命扶持的当代艺术,该如何保持它的那种独立性。所以对于政扶这个情况,反正我也没被人扶过,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没怎么做过艺术进出口的生意,保税区主要是对于艺术品进口比较有用。但是我认识的很多买家,他们也不太进口,也不太买海外艺术品。保税区就是说如果你进口一批艺术品,拿到北京来展览,同时你不能确定是否卖掉它,所以在保税区可以获得一段时间,只要没有确认成交,你可以不上税,然后作品在原封不动地退回去的时候,你是没有这部分的税收成本的。如果没有保税区的话,你只要把它拿进来的话,甭管你卖没卖,只要你把它拿进来了,你就要交税。所以保税区对于艺术品的出口贸易影响不大,对于进口贸易的成本会有一定的降低。而且保税区的艺术品也不能一辈子搁在那儿,保税区是有时限的,单这也可以给dealer一个买卖的便利吧。

政府要科学介入798的管理

关于成立798保税区这件事,王新友是参与者之一,对于在798建立艺术保税区的问题,政府组织过研讨,对政府想参与、想做事这种态度和决心,他表示支持和欣赏,但是他希望政府介入的方法更科学,在专家的指导下进行干预。不过这件事讨论了几次以后,现在进展到了什么程度,他就不清楚了。

记者:您觉得艺术保税区的价值在哪里?如果说要做得好的话,应该如何继续进行?

王新友:我觉得之所以愿意参与讨论,是因为很多关键的问题,例如大家都觉得税收太高了,一个画廊卖一张画要开出的税,按照以往计算将近30%。怎么能承受得了呢?保税区的概念也不错,国外进来的作品在798展示并不收税,只有有销售以后才开始收税,那税点要低得多了,这都是好事。但是更重要的是政府要介入园区的管理,加强对进驻画廊、机构的管理,不要让更多餐馆、服装店进入,这不要命了吗?其实据我所知,政府每年是给798钱的,是给到了物业?是给到了管委会?到底给到哪里,我们并不知道。这个钱是不是应该给画廊补贴呢?据说是有的。如果没有,我们呼吁他们应该给画廊补贴,如果有,这钱哪里去了?

记者:您觉得798应该怎样发展才不至于没落?

萧富元:我觉得798必须要有一个方向,现在798变成是一个观光区了,它不再是一个艺术中心,你怎么让它自己往艺术的路上走?现在我觉得798已经没有方向了,它的方向就是怎么拿到租金就好了,租给什么人都无所谓。

王新友:这不是798的问题,是政府的问题,我要呼吁政府重视这件事情。798是自然的野生力量形成的,因为物业与画廊之间是租赁关系,业主有权更改租赁使用方向,因为它是企业,它追求利润最大化。但是政府应该出面干预,是因为政府应该来把798资产重新配置管理,798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我觉得是政府引导不够,这是善意的批评,希望政府重视,不要让这块自发形成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品牌就这么黯然失色。

编辑:admin

版权声明:本文由402cc永利手机版发布于收藏拍卖,转载请注明出处:798依旧今世画廊的首荐吗